逃犯奇遇:第六十七章-耿云天接父回家

小说: 逃犯奇遇   作者:韩久增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大叔膝下有几个儿女?    只有一子,已娶妻生子。

    二人吃罢,中年男子将碗筷收走。

陆腾飞送出屋门。

庭院里,积雪将近尺许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陆腾飞带着药方,出门而去。

他没去附近的村镇,而是施展踏雪无痕的功夫,直接向东南百里外的东亭镇,耿家村奔来。

到了耿锦章家的门外,轻轻扣打门环。

刚敲打一声,门自开启。

一个年约十一二的男孩出门来,上下看了看陆腾飞,眨着大眼睛问道:叔叔,你想找何人?我想找耿锦章先生。

陆腾飞说完,就看着他。

见那孩子的眼睛霎时湿润,回头向门里悲声喊道:爷爷!爷爷!有位叔叔想找我的父亲。

说完,就扭头揉摸起了眼泪。

门里缓慢走来一个手杵拐杖的老翁。

到了近前,举杖施礼言道:实在对不住!犬子九月中旬出外给人看病,到如今,已是寒冬,却音信全无,生死不知。

我这里有一药方,想到贵铺上抓药,能否行个方便?我年迈,老眼昏花,久不理药石。

望尊客多移几步,到他处问医吧。

唉···病人真是个死心眼,非得让我到耿家药铺来抓药。

他说,他只认得耿家,不认得其他!老翁觉得陆腾飞话里有话,便说道:你能否把药方交与我,让我到里面给家人看一看?或许······陆腾飞从贴胸处摸出,交与老翁。

    老翁将药方交与药房伙计。

伙计一看,大惊失色,这药方的笔迹,分明是少爷的。

他将此事说与老翁。

老翁接过药方不住地哆嗦,看了几眼也看不清楚,忙向后宅急走。

伙计怕他跌倒,忙紧走几步,扶他前往。

儿媳看过,满眼含泪。

随后,出门而去,将所有妇女都召集在一起,做菜蒸饭。

    老翁见儿媳点头,立刻摔众男子出门迎接。

    话休烦絮。

陆腾飞见酒菜摆上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随后说道:我兄长耿锦章,现在在百里外的偏僻山村,正忍受着病痛的折磨。

我是为他来买药的,我怎可安心地坐下来,又吃又喝?你们是大夫,自能理解病人的痛苦。

如果药品齐备,我立刻登程赶回去。

如果蒸的馒头有余,赶快打包,我好带走。

    叔叔,我随你去!    一百多里,坐车也会让你的屁股受不了?况且······陆腾飞没往下说。

因自己可以施展功夫,抄近路到达。

如果带着你,就算是从大路上急驰,恐怕也得在后半夜到达。

因冬天昼短夜长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